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深圳租房:你一个小小外地人,敢和财大气粗的房东抗衡?

2020年10月15日 10:09

你一个小小外地人,敢和财大气粗的房东抗衡?很多人认为这无疑是蚂蚁斗大象不自量力,毕竟“胳膊是拗不过大腿的”。

可现在2020年了,租客的腰杆是越来越硬气:“我不要房东觉得好,我要我认为的好。”这霸气的租房要求和几年前相比,那是万里挑一也难遇的。想必很多人就纳闷了“你一个飘在他乡的求租者既不多金又没熟人,指望什么呢?”租客网为你解答。



随着中国租购同权、房住不炒的政策越来越惠民,极大促进了中国租房市场成熟健康的走向,成功带动租赁经济的高速发展。借助共享经济,“租客网”以租客为核心,为广大租客和房东共同发声,“好生活、租着过”将会给租房市场注入更多健康活力,让租客依靠租客网的众多真房源,拥有更多选择,轻松实现“租客心中最理想的租住生活”。



谁还没经历过租房的辛酸史,但当租客遇到了“租客网”,租客网所构建的美好租生活的大租客生态体系,无疑是在互联网时代给供需不平衡的租赁市场架起了一座牢固可靠的桥梁。租客网于2016年成立至今,作为一家集房产租赁服务、闲置物品租赁服务、专业技能外包服务和租客人生安全保障服务为一体的以数据驱动的价值链生活服务平台,也是互联网租客唯一正宗的官方平台。租客网突破传统的“强硬的买卖式租房体验”,从租客需求和房主需求两大需求方着手,创立了全民诚信租赁平台。——有第三方平台的支撑,让租客多了更多选择和依靠。



但,租客网不只是租客的依靠,针对租客关心的:“房租没标准、租房套路多、所见非所得、房东不诚信、押金难要回、吃亏难维权”和房东关心的“出租速度慢、空置期太长、租客素质低、房屋易被损、问题难追诉、维修跑断腿”等难题,以及中介最在意的“端口费太高、真实度太低、平台抢客户、没有公平性、房源数量少、成交机会低”等市场性难题,租客网从解决租赁过程中的诸多痛点出发,以“好生活,租着过”为目标,针对不同群体,率先开启了包括“租客惠、全民合伙人”在内的各类创新服务。



经过了长期的市场磨合,2020伴随租赁经济的快步稳定发展,租客网也和广大租客们一起迎来了租客黄金时代。大租客时代也在从传统的只租房融入到更广阔、更丰富、更多元的租住生活体验。随着2019年租客网旗下租客惠的大力度践行,不管是咖啡厅、健身房还是餐饮店、奶茶店都可利用租客惠优惠买单,即买即用、无需预约、无需等待,享受的买单优惠或者领券优惠都可让租客得到实实在在的优惠,节省下更多的钱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广大租客们不仅可以住理想的房子、和志同道合的室友分享点滴趣事、在吃喝玩乐上也更多优惠便利。当租客们更加快乐的享受租生活,他们会更加热爱这座城,为城市建设做贡献,为梦想添加动力,“租客网”就是让租客希望融入当地人生活,和喜欢的人结交朋友,在租客网的助力下,生活的更加安心舒适。



相关推荐

租客网不仅能温暖你的身心,也能温暖你的胃!就是这么贴心

说起现在的外卖行业确实是非常火爆的,人们工作都比较忙碌。尤其是对于租客而言,很少有时间外出买饭或在家做饭,而外卖不仅方便快捷而且选择性较多,也没有时间限制,不管是早饭还是夜宵都能让租客吃上可口的饭菜。据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外卖产业链逐步完善,餐饮外卖市场逐步成熟。2018年中国外卖用户规模较2017年增长17.4%,达到3.58亿人,2018年外卖市场规模突破2400亿元大关,其市场发展已进入稳定增长期。“新消费”时代给外卖行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2018年外卖品质升级,不断延伸的市场发展趋势和下沉的市场深度,带给租客更多的便利,也带给行业更多的商机。外卖服务人群不断下沉据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中国在线外卖用户的城市分布重心向三四线城市移动,一线城市用户占比下降6.0%,降幅明显;而三四线及以下城市用户占比合计增加5.8%,成为外卖市场增长的新驱动力。外卖购买力持续增长2018年第四季度在线外卖用户客单价集中在21-40元区间内,占比54.6%;其次是41-60元区间,占比22.4%;60元以上占比10.5%,其中在某平台内三四线城市100元以上的订单量同比增幅为54%,二线城市为42%,一线城市为63%,外卖用户消费购买力持续增长。外卖附加值逐渐显现2018年第四季度多人用餐仍然为用户点餐主流,分别有45.0%和22.5%的受访用户外卖点餐是和2-5个同事朋友和2-5个家人一起订。小编认为,随着在线外卖点餐愈发普及,越来越多用户倾向于多人点餐,外卖逐渐成为社交的新潮流,成为社交新载体,逐渐走进人们日常工作生活中,尤其是在晚餐时段的租客群体中更为常见,经历了一天的工作后,不论是按时下班还是加班回家,租客们大都喜欢在出租屋内与租客朋友一起点餐看剧刷综,享受一天当中最为放松的时刻。外卖场景不断外延2018年第四季度非正餐时段外卖点餐比例较2017年第一季度均小幅上升,其中宵夜点餐比例上升2.9%,下午茶提升2.7%,午餐则下降3.6%。小编认为,在线外卖的便利性和全天性促进了用户用餐时段的扩展,有利于提高在线外卖在居民生活中的渗透度,也在某种程度上为广大租客朋友们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时刻为租客们补充体能,在异乡的漫漫长夜能有一份热气腾腾的美食作伴,不仅能温暖租客的胃,也能温暖租客的心。“吃穿住行”是人们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必备品之一,尤其是对于租客而言,每一项支出都需要合理安排,精打细算。其中房租占据了租客收入支出的很大一部分比例。不仅如此,许多租客还经常在房租、中介费、押金等支出项目上重复花钱。为了解决这一困境,广大租客的聚集地——租客网提出了“租房免押金,降低中介费”的服务口号,让广大租客享受超高性价比的租房体验,不仅能快速找到好房源,最重要的是可以降低生活成本,从而获得更高生活质量!“租房免押金,降低中介费”不仅是租客网对于广大租客的承诺,这也是租客网对于自身服务的严苛条件,致力于完成更高效更便捷的服务升级,一方面大大缩短了房东房屋的空置期,形成长久的发展优势;另一方面增加中介的客户问询量,增加成交几率,为中介带来更广阔的发展空间。租客网将三方利益做到合理有效的平衡和管理,让更多租客过上更美好的生活

2020年07月16日 10:40

租客惠:实惠更多的用户与商家

相关数据显示,在经历了2014年的增长高峰之后,在线订餐市场规模和用户人数增长均出现了连续4年的下降。其中,市场增速由2014年71%锐减至18%,用户增速则从51%下降至15%。外卖出现的“初衷”是为消费者带去便利,很多年轻人也认为“宅”在家里,三餐靠外卖解决既方便又实惠,但高额的平台扣点也让很多年轻人逐渐意识到外卖也不比实体店消费便宜了。而在一些优惠付款、团购项目的出现后,实体店消费再次成为新的潮流,“租客惠”就是推动实体店消费的新兴动力。“租客惠”是租客网推出的项目,能够帮助所有租客带去实惠,并且带去便利的项目。用户使用“租客惠”进行消费无需提前预定,或消费指定产品,使用“租客惠”可以直接享受到买单时的优惠,并且不限次数,优惠幅度更大。租客惠”项目,不仅能为租客带去实惠与便捷,与入驻其它团购平台以及外卖平台不同的是,商家入驻租客网无需平台扣点费用,获客成本为零。商家成本降低菜品的质量以及价格也就更加优惠。除此之外,商家入驻“租客惠”,还可以得到品牌曝光度的全面提升,当用户在使用“租客惠”时,每浏览一次,对于商家来说都是一种宣传。再加之租客网平台拥有众多用户流量,商家还可以借助租客网平台的影响力,进一步推广自身品牌,扩大品牌知名度。选择加入“租客惠”对商家来说,不仅不扣点,最重要的是能够带来营业额的上涨。“租客惠”的诞生,无疑是满足了所有用户既能不宅在家又能享受到优惠的需求。未来在租客网不抽取商家收益提成以及为所有租客带去更多实惠、便利的伟大愿景之下,“租客惠”定会实惠到更多的用户与商家!

2020年07月13日 10:41

除了公众号,微信还想“复兴”朋友圈

自张小龙预告短内容以来,微信的若干变化里,最受关注的是视频号。自媒体、CEO、投资人轮番上阵,动辄万字长文解析视频号里的流量与机会。  但实际上,微信还有另一条容易被忽略,但至关重要的发展脉络——微信九年,需要的不仅是生态的建立,还需要生态的治理。  谈治理,首先需要将目光转向已经存在8年的公众号和朋友圈。这也是当前微信里两个颇为突出的矛盾:公众号打开率的下降以及微商对朋友圈的侵蚀。  去年此时,曾产生过一波逃离微信的巨大情绪,年轻人的新一代社交软件层出不穷,试图抓住代际变化而产生的新社交机会。但最终都是未能撼动微信的小水花。  2020年,腾讯终于将短视频交棒到微信手中,以视频号抗衡抖音快手;看点直播之后,微信再下场做小程序直播电商,与阿里进行商家争夺。另一个未知的变量是三大运营商联合推出的5G消息,从即时通讯工具底层,对微信构成釜底抽薪式的威胁。  竞争环境变了,而进攻与防守同样重要。  公众号七大变化  公众号求变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上线“专辑”模块、升级评论区“留言”、推出“搜索”组件、打破公众号“时间序”——一周之内,微信接连释放了四项与公众号生态相关的新功能。2020年1月以来,公众号生态还有另外三项变化——开通付费文章、增加“视频”入口以及赞赏支持“和作者说句悄悄话”。  在视频号出现以前,公众号几乎可以与微信自有内容池画上等号,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七大变化和以往的小修小补不同,是一次更为彻底的变革。  张小龙反思公众号的“两大失误”,一是公众号很长时间以来都只有PC版本,限制了内容创作者的范围;二是一不小心做成了以文章为内容的载体。“两大失误”造成了两大缺失,一是缺少一个人人可以创作的载体,二是表达方式上的不足——视频号由此诞生。  视频号弥补了短内容的缺失,但补全内容生态并非简单的1+1=2。短视频作为一种更容易吸引用户注意力的内容消费形式,不排除会在原本图文的用户圈里抢夺流量,导致公众号打开率进一步下降。  微信需要挽回的,是创作者对于几近触底的公众号打开率失去的信心。  具体来看公众号的七大变化,大致可以分为四个方面:创作者变现、用户阅读效率优化、创作者和用户之间互动关系,内容表达方式补全。  让创作者体现价值是微信的原动力之一。上线“专辑”功能可以和付费文章联系起来看,连载类内容是付费文章的主要类别之一,“专辑”为系列文章提供了更好的呈现形式,并支持分享给好友以及分享到朋友圈、收藏到微信。付费文章是在广告和赞赏之外,为内容创作者提供的另一种变现途径。  “专辑”也在优化阅读体验,让连续性阅读不被打断。但对于阅读效率优化更加重要的功能是公众号“搜索”的强化以及“推荐”机制的引入。搜索有两个变化,一是在文章内嵌入推荐搜索框,并允许设置最多不超过6个搜索关键词;二是“号内搜”搜索范围新增“最近读过”,搜索排序新增按时间或按阅读量排序。  推荐机制打破了公众号长久以来的时间序,甚至出现了“乱序”。但微信否认这是和看一看类似的“智能推荐”,而是公众号“阅读效率优化”。  但不可否认的是,微信正在用推荐和搜索两大引擎,将优质内容、更感兴趣的内容以最短路径带到用户面前。  评论区留言支持“多轮回复”以及赞赏后可以对作者说一句“悄悄话”,意在创作者和用户之间增加互动及连接。用户对公众号的认知归根到底是对“人”的认知,和创作者距离拉近,也更有益于信任感及用户粘性的建立。但互动形式只是“小心试探”,留言区并不支持用户和用户“多对一”的回复,对作者说一句悄悄话还隔着一层付费赞赏的门槛,互动和连接并不彻底。  上线视频号之后,微信在公众号“常读”一栏再开辟视频入口,且二者并不互通。公众号“视频”入口、视频号加上看一看视频、视频动态,微信以接连开放两大视频入口的方式,迅速补位内容生态。  有图文和视频,有免费和付费,有搜索和推荐,有评论和互动,“变了样子”的公众号,打开率能否触底反弹?  复兴朋友圈  公众号之后,下一个需要从机制上发生改变的,是朋友圈。  随着好友人数逐年增加,微信开放了5000人的好友上限,两个直观感受是——发朋友圈的压力变大、刷朋友圈的动力变小。  但实际上张小龙曾说,“很多人都说要逃离朋友圈,或者说不怎么用朋友圈了。但事实上这是互联网圈子大家看到的一个假象。每天有7.5亿人进去朋友圈,平均每个人要看十几次,所以每天的总量是100亿次。”  朋友圈是一个每日曝光总量达到百亿次的大流量池,这一点并未改变。朋友圈广告五年仅增加至三条,其广告潜力被持续看好。腾讯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2019年初朋友圈人均单日广告曝光量由两条增加至三条,并在年底成功测试第四条。第四条广告暂未释放,仍然留有足够的扩容空间以及单价提升空间供投资者们想象。  每个人每天花在朋友圈的时长基本固定在30分钟左右,张小龙称“微信永远都不会把用户停留时长作为一个目标”。而这30分钟左右的体验却是微信需要重视的,比如能否减少发朋友圈的顾虑,更自由地表达想法;又如能否减少微商的干扰,更快地到达且不遗漏好友动态。  此外,视频号上线后,不排除固定的30分钟会被视频号分流。朋友圈和视频号分别位于发现页的第一栏和第二栏,入口之间存在微妙的竞争关系。  微信一直都有心促活朋友圈。2019年底上线了表情包评论,掀起了一波表情包斗图大赛,但这一功能或因监管风险很快被暂停。而在今年3月微信7.0.12版本中也有一条关于朋友圈的小功能,朋友圈出现了“跳到还没看到的位置”绿色小字,点击即可跳转到上一次的浏览位置。  至于朋友圈被诟病最多的微商,实际上,微商随着社交/社群电商的发展而发展,这一庞大的群体不大可能从微信生态中消失,而只可能被分流。  8年前,微信朋友圈从一张照片开始,“拍一张照片,就拥有了一个相册”。而现在朋友圈只能看到一部分人朋友圈,并且充斥着微商和营销内容,意味着信息质量的下降。与改善公众号生态逻辑类似,朋友圈也需要一个更高效的机制,将优质内容、用户感兴趣的内容前置。  微信好物圈(现微信圈子)是对分流微商的一次失败尝试。微商是基于朋友关系的带货行为,朋友圈是一个巨大的曝光平台,而好物圈入口却很深。因此好物圈对于微商几乎没有任何吸引力,不会退而求其次。  真正能够转嫁朋友圈压力的是视频号和微信群。一方面,视频号在入口级别上仅次于朋友圈;另一方面,直播成为电商标配,短视频+直播正在替代掉电商大盘中一部分图文的存量。  今年3月的改版,微信群也有三个新变化:上线群工具、群待办以及支持群聊备注名称。对于交易类微信群而言,群工具和群待办相当于变相提供了购物车功能,在微信群内完成交易转化。支持群聊备注名称,便于用户更好地进行群管理。  一个小插曲是,近日朋友圈出现一个bug,可以发布空白的朋友圈信息。这个bug并未造成破坏性的体验并很快被修复。但毫无疑问,无论是公众号还是朋友圈,都在随着生态的变化而变化。  这样的变化或许是视频号带来的“鲶鱼效应”,亦或是微信在动态变化的竞争环境中,一次不动声色的防守。

2020年04月25日 21:04